栏目导航

香港大赢家心水论坛

河南省人民医院~杀人医院

更新时间: 2019-07-10

  2014年6月28日我带妈妈到省院,8时由韩跃刚主任医师接诊,当时妈妈精神良好,步行如常人,医生听诊后说:最好住几天院调治:最多1星期就可以出院。这是韩医生原线病床,患者们称为高干疗养病房。我妈妈曾于今年4月份患过脑梗在县级医院治愈,由于有心衰症状,又在河南省科大第一附属医院(在洛阳)治疗控制病情后出院,医嘱:“应长期服用药物华法林,地高辛,螺内脂、西地那非等调治,只要按医嘱用药,半年后会基本痊愈。”这些治疗历史及用药我们都向韩跃刚主任医师介绍过,并且复印了前2家医院的病历供他参考。

  ? ? 病人收住东院心血管内科后,医院停止了洛阳医院的医嘱用药,7月5日早饭后(大约九点钟)发现妈妈出现精神呆滞、眼睛发直、口唇发硬时,我即向主治医生原芳反映,该医生当时心在电脑操作,用语肯定地说:没事没事,是电解质紊乱。我因妈妈第一次脑梗经历,反复对医生说我妈像是脑梗快看看。而医生肯定而固执的说还是电解质紊乱造成的,不去探视,不做诊治,拖延至下午3时导致病情严重发展。我呼喊妈妈已无反应,这是原医生才进来诊治,见病情危重,进行抢救,用静脉加压大量注水,并声称肯定是脑溢血,妈妈本是心脏病,此时这样的处置不是强制摧毁心脏吗?妈妈脑梗而医者按脑出血救治完全相反,这不是把妈上绝境吗?4时许入重症室,经查ct晚上9时确认为脑梗,从此我妈便一直重度昏迷,家属如入苦海。我多次给医生下跪乞求医生挽救妈妈生命,然而此时大局已定,能做的不过是延时而已。人未救好,而每日费用近万元,并无任何效果,令人心如刀绞,又深感心寒。

  外婆年逾九旬,思虑女儿几度昏厥。天啊!亲人们视医生为上帝,为神灵,寻求救治,却不想这等结果,这等人心,如同刀剑般刺穿亲人们的心啊!谁来医院不是带着希望来,好好进来,一具冰冷的尸体出去,这等结果让亲人们如何接受……

  为了尽孝,以期找到最好医院更好调治,来心目中全省最好的医院治疗,没想到却在没有职业道德的无良庸医所谓治疗下送上了黄泉路……

  院方受我重托,收我重金,却害我妈性命,使我们阴阳两隔,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黑心的河南省医,只管收钱,不认真观察病人血液指标,当病人已连续出现高危情况时,不做治疗,导致病人含恨离去,如今对此明显错误百般抵赖。这样不负责任的医生、不负责作的医院难道就没人监管了吗。

  黑心的河南省医,只管收钱,不认真观察病人血液指标,当病人已连续出现高危情况时,不做治疗,导致病人含恨离去,如今对此明显错误百般抵赖。这样不负责任的医生、不负责作的医院难道就没人监管了吗。

  ??? 太留恋你温暖的怀抱,太想念你母爱的味道,妈妈,您可知道孩儿多么的伤心绝望。我多想永远也不要长大,依偎在你的怀里,甜甜地进入梦乡,多想永远让你牵着我的小手,让我看着你慈爱的笑,多想时光定格在我的童年,那样岁月就不会残忍的让我看你老去,时光就不会折磨你的躯体而让我束手无策,多想时光可以倒流,我们绝不会带你来到河南省医、不会把您送到庸医手上亲手把您送上绝路,好悔啊!泪水再怎么也停不下,可是又能有什么用?

  ???? 假如当初不带您来省医,您的脑梗控制药物就不会被庸医停掉,脑梗就不会复发,我们依然是幸福的一家。

  ??? 假如当初省医不把您当唐僧肉,胡乱开了一个星期的营养液体,也不至于让你的病情南辕北辙含恨而去,谋财不要害命不行吗?谋多少财我们都给行吗?

  ??? 假如庸医“韩跃刚、原芳”每天能按时查看你的血液化验单,估计也不敢故意杀人,放任形势不可逆转,可悲的是他们7天时间居然一次也没有查看INR化验单。

  ??? 假如庸医把当初每天的血液化验单提供给我们,我们也不会对这些触目惊心的化验结果置之不理,就完全可以避免您的离去,爸爸不会失去相濡以沫的老伴、孩子不会失去恩重如山的妈妈。

  ???? 有这么多的假如,可是偏偏救不了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老天请你告诉我!

  ??? 妈,走了好几天了,您现在好吗?您一定在某个地方看着这个混沌的世界是吗?河南省医太大、我们太弱小,我们就像是被它指尖捏起的小蚂蚁,我们哪有还击之力?你会责怪孩儿吗?您恨我吗?省内的媒体不愿意和他斗,省内的监督部门官官相护,谁能帮我申冤啊!申冤,我们要正义不要钱,再多的钱也抵不上妈妈的命,我们哪怕天天讨饭吃只要能回到有妈妈的日子里。申冤,我们只为了无良庸医不再害人,不再制造人间悲剧……

  ??? 妈妈,您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我拼命的想和你团聚,满世界的找都找不到您???小时候你那么疼我,只要我一哭您就会出现,用你有力的臂弯给我一个撒娇的小摇篮……您到底去了哪里?多想让我们的生活延绵永远……?

  ??? 儿时的我最怕做的梦就是找妈妈,每次梦里找不到您,我都会被泪水打醒,每次醒后都庆幸这只是一场梦,可是今天的这场噩梦怎么就是不会醒呢,妈,我的好妈妈呀!

  ???? 妈,您是在遥远的地方等我吗?来生我还是您的孩子,你还是我的好妈妈!???

  简直是恶魔,难道他们没有亲人吗?河南省人民医院啊,你们这是在草菅人命啊,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顶,顶,顶,严厉打击省人民医院,有关部门睁开眼吧,别哪天让习 给你们收拾了

  河南省人民医院,难道百姓生命在你们手中一文不值? 能不能不要再坑害生命了。你们不怕遭到天谴吗,河南省人民医院!!

  道德,是中华民族集体记忆和文化积淀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系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纽带,是中华民族持续发展的精神动力。《易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诗经》“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其核心就是为了塑造理想的人格。德,是中华文化之宝。德,是中华社稷之基。德,是民族精神之魂。

  道德,是一个宽泛的概念,若将其引申开来,也就是做人要有最起码的品德,工作方面要讲职业道德,从医者要具备医德。医者、本以治病救人为根本,应以“博学而后成医,厚德而后成医,谨慎而后行医。”为行医准则,然则河南省人民医院韩、原两位庸医,抛却人伦道德、丧失医德,擅自停用控制凝血指标的药物,导致母亲脑梗复发造成昏迷最终导致离世。在协商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医患办公室、医务处反复挑衅家属忍耐的底线、没有显示出一丝丝诚意、玩弄家人于股掌之间。他们当面说的堂而皇之、背后干的阴狠毒辣。医务处姓杨的处长鼓动如簧之舌、巧言狡辩,妄图推卸责任,以医院的强势威压家人,状若掩耳盗铃之丑态。堂堂处长尚且如此不尊重事实、行此失德之举。河南省人民医院部分医生丧失医德、管理人员丧失道德,党委书记丧失官德。从网上视频可以看到该院党委书记坐在 台若有其事、冠冕堂皇、嘴上说的是医学理论、心里想的是鸡鸣狗盗、实际做的是贪赃枉法。被调查也是在情理之中,但是孤掌难鸣,难道这么大一家省级医院就此一人涉嫌重大问题吗?难道不会存在窝案、串案吗?树倒了,猢狲还未散。其实从我接触该医院的一些人来看,他们表面上信心满满,内心却是空空落落,真正是“墙头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在此发帖,真诚的告诫那些想伸黑手的掌权者、那些丧尽道德的管理者、那些掌控患者生死、泯灭医德的庸医们:当你们做出有些行为的时候三思而后行,要算算青春帐、自由帐、政治账、名誉帐、对子孙后代的影响帐……莫做失德之事、莫行丧尽天良之举。

  河南省卫计委监管不力 领导政治腐败 玩忽职守 省人民医院欺诈患者 偷税漏税 篡改病历 使用‘六五’假药祸国殃民

  ——省人民医院使用‘六无’假药(无发票、无告知、无记载、无产址、无批号、无日期)致双眼失明

  ——省卫计委主任李广胜的通讯员陈晓智‘恐吓’反映人,领导办公室无标识牌、无透明化办公,疏离群众

  1、《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三条 病历书写应当客观、真实、准确、及时、完整、规范。

  2、根据卫生部《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复印病案资料的范围包括:病案首页、入院记录、出院记录、医嘱单、化验单(检验报告)、医学影像检查资料、特殊检查(治疗)同意书、手术同意书、手术及麻醉记录单、病理报告、体温单、护理记录。

  4、《医疗犯罪》第三条 使用假药、劣药或不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卫生材料、医疗器械,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

  5、《侵权责任法》58条 隐匿、拒绝提供、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应当承担法律后果。病历数医疗文书,极有法律效应,院方不得随意修改病历,严重影响对其事故的判定,需要承担全部责任。

  6、逃税罪是指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较大(10000元)的行为。

  7、诈骗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一、住院期间,河南省人民医院眼科‘护士’领着患者家属去医院门外“圣医堂大药房”买雷珠单抗注射液(若适得),每只单价9800元,无发票,也不让见该药,病历中也没记载雷珠单抗注射液(若适得)的产地、批号、生产日期等。据内部人透露:“圣医堂大药房”是河南省人民医院开的。医院里有药房为何还要在医院门外开“圣医堂大药房”呢?这分明是‘挂羊头卖狗肉’——、权钱交易……。雷珠单抗注射液(若适得)无发票的背后是谁在暗箱操作呢?又有什么猫腻?该药是否经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与物价局等有关部门审批及备案?

  二、患者刘付生做白内障手术所用晶体(5800元),病历中同样也没记载晶体的名字、产地、批号、生产日期等,该药是否经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物价局审批及备案?这背后有何秘密呢?据内部人透露:雷珠单抗注射液(若适得)与晶体的非法收入应该是最值得关注的数字,只能等待纪委等有关部门调查后才会得到可信数字。

  三、病历明显造假:患者刘付生做白内障手术前测试R(右眼):0.2,L(左眼):0.1。手术后第二早上出院(8:00左右)复查时左右眼视力都达到0.6。一周后复查L:CF/50CM。值得怀疑的是‘无论视力如何’,只要经过眼科医生于晓临做过白内障手术,24小时内通过他检查都能达到统一标准视力0.6,这有何依据?7天之后,他复查时视力而是手动。这是否符合‘伦理’?是传说中‘手到病除’的“再世华佗”吗?一定不是,应该是当代的‘忽悠神医’。术后,影像资料也没给。但,病历中注明有影像资料,其费用已含在手术费中。据业内人士透露:省人民医院眼科病房8楼手术室,就没按装影像设备,这很明显是欺诈消费者。多年来,有多少患者被欺骗?又有多少违法收费呢?值得关注。

  四、《信访条例》第三十三条明确规定:信访事项最长不超过90天办结。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要有针对性。对信访人所提出的问题不能避而不答,多个信访事项要逐一进行答复,答复意见要明确具体。

  于2014年01月14日向河南省人民医院“医患办”投诉;03月4日向河南省卫计委 “信访办”上访;河南省卫计委及人民医院有关领导藐视信访条例,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找各种理由推诿、敷衍、拖延,故意折磨、刁难百姓。至 2014 年 6 月 18日已答复信访人(105天)。但超期回复内容“答非所问、废话连篇”。

  五、一年来,省卫计委部门与部门之间、领导与领导之间玩起了“踢皮球”,曾向省人民医院医患办、省卫计委信访办、医政处、纪检组、纠风办等多部门反映问题,都无人处理。无奈之下,2014年6月16日14:30分,去找省卫计委主任李广胜反映情况,李主任没在办公室,正好遇见1908室的一名工作人员,自称是李主任的通讯员陈晓智,他说‘可把反映材料交给他’,他可转交给李主任。之后,曾去李主任办公室找他多次,敲门之后都没回应,他的通讯员一次次以‘李主任正在看你反映的材料、他出差了’等为由,编织美丽的谎言忽悠百姓。7月3日9:30分,再次去李主任办公室找他,他在办公室,他的通讯员正好也在李主任办公室门前,他上去阻拦患者家属,患者家属只是快了几步敲李主任办公室门,门反锁着。之后,他的通讯员态度蛮横,“以闯领导办公室‘恐吓’患者家属”,有一位在旁的‘胖胖的领导’看罢反映材料后,让信访办的王安主任接待了投诉人,至今也没回复。

  老百姓敲门反应问题,那也是被逼无奈,你们反而不给处理问题、主持公道。通讯员还以“闯领导的门”为由‘恐吓’百姓。是不是有点可悲、可恶了。多聆听聆听老百姓的呼声,才是你们学 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精神的根本所在……。

  7月2日10:00,患者家属也曾来到1501室医政处田常俊处长办公室反映问题,他看罢材料后让找省人民医院医务处杨俢义处长。随后,杨处长安排工作人员胡波接待了患者家属,他说向杨处长汇报后再说,至今也杳无音息。

  7月28日09:21分向省人民医院院长马保根反应患者刘付生的情况,他让找王丽娅副院长。于7月30日17:30分,在眼科特需门诊室与王副院长会谈。问到:关于‘买雷珠单抗注射液无发票时’,她说:因两人用一支(雷珠单抗)药无法开票,因医保不能报销,没有记入住院总发票。这样的理由能成立?再者,关于‘进口药品’雷珠单抗注射液与晶体为何不在患者三次住院所复印的病历中记载——这两种药的中文标志、中文批号、中文说明?还愚弄患者说:晶体‘条形码’在病历的‘某页背面’,没有给您复印全,关键的不给复印,病历有医院保管,可以补,补全病历就可逃脱责任了。眼睛被你们治瞎了是否也能补呢?眼睛里到底用的是为何物?是否以国产药充进口药或是以假药充真药以及廉价药充‘天价’药?是否从中获取暴利或好处费?在患者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得不会这样怀疑。雷珠单抗注射液无发票肯定是偷税漏税。三次住院病历均没记载有关药的可证信息,病历的隐匿、不真实可见是一贯性的、故意性的。不难看出:这两种进口药品的扑朔迷离,从而暴露出政府的无能、领导的政治腐败及监管不力。肯定不是通过合法的正规渠道进入医院的,是拿不上台面的。王丽娅副院长你作为省医院眼科的知名专家,也作为主管领导,难道你真的不知以上的违法问题?我相信你一定知道,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王副院长所说的‘药品也是正规药品’。但,为什么屡次不在病历中记载?大家都懂得……。如果医院能用合法正规的药品、医生认真负责、如实告知、病历真实规范等,或许医患关系就不会那么紧张了。问题出来后,作为领导还打着惠民的借口推脱责任,不能正视问题,无法律依据,空口无凭,听似合理而不合法。‘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六、8月7日11:35分,为了证实晶体‘条形码’在病历的‘某页背面’,在医务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到病案室进行第四次复印病历(已复印过三次)。16:40分所取的三次住院病历正如领导所说的——果然‘三份’病历具有相同的‘首页背面’(以前没有);2013年10月30日与2013年11月07日这两次手术晶体‘条形码’数据型号完全相同,其他无记载;第三次手术2013年12月09日表麻下行“右眼玻璃体腔注药术”,没有记载与雷珠单抗注射液(若适得)有关的任何可证信息。在这是对是错的紧要关头,通过认线张‘首页背面’具有决定性的信息,不难发现是伪造及篡改的,露出了马脚:①不符合省医的医疗文书格式而是套用网上格式;②不是与首页连在一起的;③无单位续页标题、无页码等;④与出院证上的晶体‘条形码’不符,说明一个晶体具有两个不同型号的‘条形码’,是正规药品?可想而知一定不是。⑤为何病友的病历没有‘首页背面’,而晶体‘条形码’是贴在出院证上的? 为何第四次的病历更加完善与往不同?‘条形码’到底应该贴在哪个位置?

  病历有医院保管,医生可以补,出现问题推诿塞责说是医生失误。医生是干啥吃的?拿生命当儿戏吗?那么,手术是否也是失误?眼睛被治瞎了是否也可以补?

  老师从小就教诲我们——长大后要做谦虚诚实、敢于担当、有错就改的好人。作为省医的医生或领导,您们的知识渊博还具有高学历——成功人士、白衣天使、令人羡慕;医生应当手术严谨、对症下药、尽心尽责;然而,某些医生或领导不应该执迷不悟,自作聪明、不识时务地欺压您的‘衣食父母’,患者是花钱消费看病,不讨价不还价,说让干啥就干啥。应当公平、透明、诚信,别把患者‘蒙在鼓里’任意宰割及草菅人命。

  可见,省卫计委与省人民医院领导的智商确实比患者‘高明’。可惜,心术不正、苍天有眼;你们绞尽脑汁伪造及篡改的病历很容易被人看穿,损人不利己,越抹越黑;反而让可怜的患者又掌握了医德缺失的有力证据。伪造者一定会受到领导的讥笑,也一定会后悔莫及。如果你们没有过错为什么要篡改病历?自欺欺人、胆大妄为,将会受到的是法律的严惩及报应。

  七、请问‘河南省卫计委李广胜主任’,底层的老百姓‘眼睛’都被省人民医院治瞎了,问题出来了,你们不去深入调查“雷珠单抗注射液(若适得)和晶体”的来龙去脉、背后的猫腻,不去追究领导及医生的违法违纪行为,而是联合愚弄百姓。那么,医院为何给病人复印不全的病历呢?医院的‘告知权’及病人的‘知情权’哪里去了?你们明明是在推诿塞责,是在联合欺压百姓及仗势欺人。

  我奉劝河南省卫计委及省人民医院的有关领导,你们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你们的门前是‘来往无白丁’,不愿与平民相见。但是,如果您的下设部门领导能认真对待问题,依法办事,负起责任,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也不会再麻烦‘李广胜’主任,也不会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李主任身上。可是,领导干部若不亲民、爱民、聆听百姓疾苦而隔离群众,他肯定不是一名合格的领导干部,他的仕途也一定不会走太远……。

  所有医患关系的恶化、伤亡事件的频繁发生,归根结底都是因领导的不作为及渎职而酿成的后果。

  河南省卫计委及省人民医院的某些领导,你们的‘头脑’可能是清醒的,但‘心’是愚昧无知的,应该积极加强学 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等有关精神。你们‘忽悠’老百姓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伪装的再好也会有漏洞的地方。你们可以换位深思一下,你们的世世代代不可能一直都会在卫生系统工作,也有离开的那一天。也许我们今天的‘悲哀’也就是你们明天的‘下场’。

  群众利益无小事;希望能引起河南省卫计委主任“李广胜”的关注及重视,也希望那些蛮横霸道、玩忽职守、、顶风作浪的领导,在没有关进“老虎与苍蝇”的笼子之前。能多积些德,得到苍天的宽恕,为那些可怜的患者传送点“正能量”,让那些切实感受到‘党’的一点“温存”。

  请问 河南省卫生厅,河南人民医院篡改病历、致死人命,你们管不管?!有图有证!!!

  如果说医生的医术有高低,对病人的诊治有可能失误,我们能理解,我们也认了!!

  事情发生后,我们多次找到医院,希望医院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要一个说法!

  但院方对待我们的却是推诿、拖延、羞辱和欺骗!甚至连记载病人病情和治疗过程的病历和护理记录,也被院方篡改了!

  我们先跟主刀的张建成联系,他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也没有上班,完全失去联系。

  我们又找到科主任王旺河,他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态度、动作都对家属很不尊重,极力推卸自己的责任。在我们的一再坚持和万般恳求下,终于看到了这份修改的痕迹明显,漏洞百出病历。

  原本总共7页的病历,为了显示出病人术后血压高,竟然在中间加了一页(第5页),这样原来的第5页就成了第6页,以此类推,修改痕迹一眼就能看出,十分明显。

  在术后血压的记录数据上,原本的70/40mmhg被改成79/40mmhg。并且第4页上日期已经记到31日,新加的日期却写的30日,内容对病情的记录也不连贯。

  事情发生后,我们希望院方给以解释,他们却一天天的往后拖延,还说这种事,他们见得多了。这像医疗机构说的话么?对患者的死亡竟然这样麻木冷漠!

  漯河网友:2011年3月19日,我父亲在河南省人民医院进行心脏手术,术后昏迷惨遭割舌,醒后含冤而死。事情是这样的:我的父亲叫徐付全,现年58岁,因患有风湿性心脏病、二心瓣狭窄,经朋友介绍,于2011年2月11日住进河南省人民医院,3月18日接医院通知,弟弟作为全家代表去医生办公室签了冠脉搭桥,双瓣置换术和射频消融术同意书(此手术是医院临时加的,实习医生张医生告诉我们此手术很小,几分钟就做好了,这样我们才同意增加。20日在我要求探视时,主治医师赵子牛才告知当日做了六个手术)。

  3月19日根据医院安排,对父亲进行心脏手术,手术前主治医师赵子牛说让交13000的专家会诊费,否则手术不能做,无奈之下只好交了。手术后父亲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期间多次询问主治医生,医生称父亲因术后身体虚弱,为减轻心脏负担,专门用镇静药使其处于昏睡状态,21日早6:40左右,主治医生赵子牛通知家属病人不行了(主刀手程兆云从手术结束到父亲被拉走始终未露面),并要求立即出院,否则将由医院对“尸体”进行处理。

  21日上午11:00左右,父亲从郑州医院被带回到老家漯河市三里桥村,根据事先商量好的,急忙将父亲放入提前准备好的水晶棺中,12:00左右,守候在父亲身旁的妹妹突然发现父亲右手右脚动了一下,于是急忙通知家人,我马上让在场的弟弟将水晶棺打开,并拔掉电源,同时拉开蒙在父亲脸上的被子,开始呼唤父亲,在呼唤声中,父亲脸色逐步从黑紫转为微黄,嘴唇从黑紫转为微红,在一旁的妹妹发现父亲耳朵里和鼻孔里的棉球,于是急忙取出,这时父亲手脚能活动,有体温存在。经现场医学院毕业的弟弟和同事查看后,发现父亲有微弱的呼吸,且呼出的气都是热气。看到父亲嘴唇发干,于是弟弟立即安排在场人员给父亲喂糖水,同时快速从村医疗室买了两盒葡萄糖水及救心丸给父亲服下(期间每隔四五分钟喂一次糖水,直到晚上6:30左右),下午16:30左右,姑姑从外地赶来,在呼唤父亲的过程中,发现父亲右眼微微张开,泪从眼中流出,我们明显能感觉到父亲想说些什么,于是大家鼓励父亲交代遗嘱,这时父亲将紧闭的嘴张开,让大家不可思议的是他嘴内塞有棉球,取出棉球发现上面沾有鲜血,且舌头右侧缺失一块,看到此景,我不敢相信这是线多个亲人重新确认,根据确认结果,都给予肯定。我立即打电话询问父亲的主刀手程兆云,前两次无人接听,第三次打通后得到的回复是“我们医院操作很规范,不可能有此事件发生”,为让其相信,急忙用手机拍下照片,用手机彩信发给程兆云,但得到的回复仍是不可能。

  由于此事是第一次听说并亲身经历,无助的我们急忙咨询懂法律的朋友,朋友告诉我们需尽快取回病例,21日下午17:30左右,我们一行5人重新回到医院索取病例,但医院一再推脱,并谎称赵子牛主任说病例已到病案室,无奈只能回转,再想办法。但回到家里我们得知,在不堪病痛和屈辱中,父亲当天晚上6:30含恨离世。

  3月22日早8:00,我们重新回到医院,先找到其中一名主治医生王圣,提出复印病例的要求,该医生说需请示主任赵子牛才能决定,于是王圣打电线分钟左右,仍未见赵主任,于是我们到病房东区去找他,赵主任对复印病例无异议,并告知病例仍在重症监护室,找护士长就行。

  11:30左右,我们带着复印后的病例去找院长报告此事,到院长办公室后得知院长去检查不知什么时间回来,经向办公室人员说明来历后,办公室人员告知该事件需找医患办,并将主要负责人候刚办公电话告诉我们。随后我们与候刚取得联系,让医院针对做6个手术和舌头缺失给个说法,同时根据候刚要求我将当时拍到的部分照片和录像也发给了他,侯刚说会向院长反映此事,并尽快给出答复,直至24日,我重新打电话给医患办要求给个说法时,但医患办说他们已将此事反映给科室,科室还未回复。

  为让父亲早日入土为安,当天下午我再次打电话要求医院派人前来确认事实,但接电话的刘主任却回复说让我们向郑州市公*安局报警,医院不予确认(24日晚主刀手程兆云给弟弟打电话却说他未做此手术,是专家赵强做的,他说如果手术是他做的,我们问他要钱,打他都行,并一再拿出同学和老乡关系让弟弟不要让家人在追究此事;25日晚22:00左右,主刀手程兆云再次发信息给弟弟,说自己在当天是助手,专家赵强才是主刀手,但根据病历上记录主刀手一栏内却有他的名字)。

  3月23日,结合医患办人员的建议及朋友提醒,我先后打漯河市110、居住地派出所刑侦大队报警,要求警方取证,但对方回复说此事件不属于他们管辖范围;3月24日,无助的我们抱着最后一线回复说这种事情属于医疗事故,应该找医院或当地派出所……

  3月29日,我们再次来到医院,找到医患办的侯刚,想让医院给个合理的说法,但医患办候刚却说给什么说法,这是科室的事,我们尊重科室的意见,但据主刀手程兆云讲,在23日中午12:00前科室已将回复给了医患办,当我讲到这些时,医患办最终也未解释出所以然来……。父亲冤死,老百姓无处说理,谁能为我们做主?谁能替我们伸冤?

  家住河南省卢氏县朱阳关镇王店村的64岁妇女王争贤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她仅仅是因脚掌疼痛结果却被河南省人民医院治疗后,双脚完全失去了行走能力。5年来,老人卧床不起,每日在床上疼的死去活来,几次寻短见都被家人救下,老人说:“我实在是生不如死呀!”

  2005年11月,王争贤因右脚掌疼痛,在老伴闫新让的陪护下前往河南省人民医院治疗,当时刘涛大夫接诊后说脚掌疼是拇外翻,由拇囊炎造成的,如不及时治疗,严重时必须截趾,并说左脚拇外翻不作手术,将来后果同右脚一样。因此老俩口在他的诱导下同意对双脚作“切开矫形术”。

  11月14日入院,12月1日出院。手术后王争贤多次向刘涛反映:“小腿肚、脚脖、脚剜着疼”。刘涛说:“切除那么大块骨头,能不疼吗?好了就不疼了”。老俩口就相信医生的话。可回到家后一直剧烈疼痛,卧床不起,整整在床上躺了八个多月不能下床,大小便都在床上。这期间闫家人多次电话联系刘涛,刘涛说叫去复诊,可王争贤不能下地连车都不能坐,直到2006年农历7月,王争贤在老伴闫新让的搀扶下,架着拐杖,长途跋涉近500公里,又来到省人民医院复诊,面对患者刘涛不但不采取任何治疗措施,反而态度极不正常,把王争贤介绍到疼痛科治疗,他们还没站稳,刘涛就匆忙一走了之。王争贤含着眼泪走出刘涛的骨科办公室,当时因生气导致王争贤心脏病复发。

  2007年,王争贤双脚、双腿疼痛难忍,于10月份同她女儿再次前往省人民医院找刘涛大夫,刘涛怀疑王争贤是类风湿造成的疼痛,让老人作抗链球菌溶血素O、类风湿因子、血沉、尿酸化验,结果不是类风湿。刘涛又不给任何结论和答复,不了了之;可怜的乡下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奈何又回到家乡。疼痛的折磨使王争贤夜不能眠,王争贤疼的实在忍不住时,几次要寻机短见,都被老伴及时发现救下。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王争贤老伴分别于2008年8月27日和2009年元月8日两次给刘涛写信,并以快件邮寄,可省人民医院的大夫刘涛无动于衷,不给任何回音,闫家花了近万元在河南省人民医院做手术,原来的病没治好,手术又造成更大的痛苦,这就是省人民医院大夫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医德吗?河南省人民医院骨科大夫刘涛置病人的痛苦于不顾,试问:这就是河南省人民的医院吗?这就是人民医院的医生吗??(患者王争贤

  济南陆军学院战友向河南人民医院下跪:请尊重人民生命!猫扑大杂烩]济南陆院战友们向河南人民医院下跪:请尊重人民生命!

  济南陆军学院2000级2大队全体老战友向你们下跪:请求你们履行道义和责任,尊重我们的老战友父亲的生命权!战友的父亲贺文功,也是我们全体战友共同的亲人!

  2011年11月,65岁的贺文功因为普通的冠心病到你们医院接受心脏搭桥手术。

  手术前,贺文功身体硬朗,可以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甚至还自己装修了房屋,他手术前唯一的症状就是在饭后剧烈运动时稍微有短暂的不适,从有症状至手术时这种老症状已稳定好多年。

  手术后,贺文功以前的老症状明显加重,还有阶段性的窒息等新症状,几乎不能自由行走,不能自由行走运动,严重的便秘等一系列并发症状也接连出现,老人痛苦不堪,已经不能从事哪怕是最简单的劳动。

  手术后,贺文功及亲友多次到人民医院反映病人越来越严重的症状,你们总是以病人的症状属手术恢复期的正常进行反应进行搪塞,后来贺文功渐渐对你们的德行产生怀疑后,便到河南胸科医院进行检查,第一次检查出心脏有直径为一公分左右的高密度遗留物马报信息中心,从检查结果中的形状密度进行分析:遗留物和首饰店里常见的金包玉观音吊坠一样。把结果给你们时,你们竟然继续欺骗说这只是肺部的钙化阴影,绝对不是遗留物。

  通过和你们一系列的交往及第一次的检查结果,病人觉得你们严重缺乏职业道德,开始怀疑你们的搭桥手术是否成功,于是病人第二次到河南胸科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检查,结果查出你们所做的心脏搭桥根本就没有成活,贺文功的生命还是依靠以前的病变血管进行维持,因为搭桥手术影响了老血管,老血管在术后已经开始严重堵塞,病人的生命会随时终止!面对这个检查结果,你们竟然轻描淡写地说血管不成活不算手术失败,甚至说血管做完搭桥后三分钟再堵塞仍属于正常,你们医生之前口头承诺的却是做完心脏搭桥可以让心脏年轻60岁,60岁和三分钟的差距是否有点大?本年五月份,实在不能忍受因手术问题而产生的病痛折磨的病人去找主刀手程兆云,程兆云见到病人及家属后竟然不予以理睬,把病人及家属整整晾了四五个小时,病人在心外科走廊几乎虚脱。那天和程兆云交流后,程兆云亲口对病人说,血管不成活很危险,随时会让病人心脏停跳死亡,最后程兆云说他已经给医院的医患办领导打过招呼,让病人通过医患办找医院领钱做手术赶紧救命,程兆云当时保证,两天时间就能解决问题,绝不拖延。

  医患办推拖十来天后告诉病人亲友,如果病人通过医患办解决问题,首先要开胸让医学会做医学鉴定(注:医学会和医院实际上都相当于卫生厅的亲儿子,相关于兄弟),医患办人员说整个开胸鉴定周期需半年以上时间,鉴定结果出来和,病人还要请律师和人民医院进行一年到两年的法律诉讼过程,等判决结果出来后,医院会尊重法院判决,法院怎么判,医院就怎样执行,绝对不抗拒判决!即使医院的兄弟医学会能进行公正的不造假的鉴定,别说让病人等两年左右的判决,也许病人的身体只能坚持两个月,诉讼对于对于随时处于生命危险的病人来说,意义不是很大。

  于是医患办领导承诺他会和心外科主任主刀手程兆云进行协商,争取让程兆云和病人和私下解决,又过了好多天,心外科杜护士长电话说,程兆云把责任推给了护士,而护士说她们非常可怜病人,愿意自己出钱帮病人解决心脏遗留物问题,关于搭桥血管不成活问题,杜护士长说程兆云坚持等法院的判决结果,这也就是说,即使是好心的护士们能取出心脏遗留物,但病人身体状况可能仍然无法等到判决书的问世。

  本月29号,病人的家属和亲友再次到医院找程兆云,心外科接待人员说程兆云马上要带着医院院长去美国开会,没工夫谈论病人的问题,具体等从美国回来以后再说,问接待人员程兆云何时回来,接待人员说那是领导们的事情她们不知道。

  通过半年多的交涉,病人贺文功只能有一个选择:听天由命,心脏能多跳一天是一天。特别是程兆云亲口告诉病人搭桥血管不成活的危害后,病人在巨大压力下又患上了严重失眠,生不如死。

  省人民医院,一个为人民救死扶伤的地方,一个代表省内最规范、专业技术力量最雄厚的医疗机构。

  河南省人民医院,一个貌似健全的功能完善的强盗,一个只注重利益应该被河南人民唾弃的肿瘤!

  我,一个普通百姓。为什么对一个省级医院如此谴责,我学过医,也懂点医疗知识,当自己的亲人在此住院后,我不仅伤心,为这样一家不负责任的单位,我应该让省内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从一个最基本地方看清楚他们肮脏的行为。

  拿起我们手中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让这样一家只为了赚取利益而不负责任的强盗为他们的行为向人民检讨,向社会低头。

  起因:老父亲身体不好,下午3点26分住进了河南省人民医院病房大楼X层,住院当天值班医生就安排检查,项目有:化验、心电图、X光等,X光检查后拿着诊断单送给值班医生,4点58分做了一个心电图,做完后推着机器并带着报告走了,因为化验抽血安排到第二天早上,所以我就去问问心电图的检查结果怎么样?值班医生说:“没有啥大问题”,我就问:“那有啥问题?”,他沉默几秒,没有回答。

  展转:因为有朋友在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病房有熟人,在住院12天的时候我就去向大夫要求复印病历(其中包括心电图),当时医生也没有反对,我拿着复印的病历找到郑州大学二附院的熟人,他看看病历也没有说什么?就问到:“心电图诊断什么结果,单子上没有?”,我回答说:“省人民医院医生说没有啥问题”,熟人也没有多说话,“你拿着心电图去我们心电图室看看,让他们下个结论。”

  改变:在一附院心电图室那里用复印的心电图得出的不一样的结论,我又回到病房,和朋友的熟人聊了一会,心里的感受难以表白,没有离开他的办公室,我就已经决定把父亲转院来一附院。

  斗争:我重新回到这个标榜的省人民医院,找到了哪个我十分尊重的医生面前说:“心电图为什么你诊断的没有问题,差点延误我父亲的生命,你是怎么诊断的,你懂不懂,你算啥医生~~~ ~~~”,心情很激动,骂人的话也说了几句,科室其他人不乐意了,七嘴八舌的开始了,斗争也就这个时候开始了。

  寻找:难道就这样算了吗?不行!科室已经给我道歉了,并且免了点钱,我开始思索了,一向伸手要钱的人给退钱了,一定有猫腻!我用了3天的时间咨询和请教,我终于明白啦,一个赤裸裸的省人民就这样站出来了。

  心电图检查的报告必须有执业医师心电图技师才具有诊断权利,其他医生不具备诊断心电图的资质,诊断结论后必须附加诊断人的签名。(自己看看说说是可以的)

  医院任何检查必须给出诊断报告,不然不允许收费(收费里包含诊断费用),不出据诊断报告的检查收费国家法律规定为非法收入。一经查处要没收收入并处于罚款。

  我2天内走遍了省人民医院众多科室,发现科室都是自备心电图机,包括(急诊、病房楼、高干楼等),也去了门诊心电图室,问过他们:“你们去病房做心电图吗?”,回答是:“病房很多都有心电图机,我们不去做”,问了将近200个病友,几乎都做了心电图,而且都是大夫拿着图看看,说了说有啥事,很少病友看见心电图上有结论和签名,悲哀呀!!!

  找到一个医院内部人说都是为了创收,一个心电图收费30元,成本才1块,一个病区哪天不做个十个八个的,,每个月心电图能收入一两万,为了避免担责任都是只做收钱,很少写结论和签名,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样违法,大多数病友又不懂这些,更不可能质疑医生的能力,有些病友觉得是个医生就懂心电图。

  我压抑的怒火和掌握的材料让倍感激动,找到了一个可以负责的院长质疑,被堵出来,嘴巴还念叨“想去那里告去那里告”

  难道省内的医院都是这样吗??我重新来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第二附属医院,一附属都有病房心电图室,几乎病房都不自己做心电图,基本很正规。二附属情况更好,全院除了心内科,即使是急诊也是有心电图室去做心电图并出诊断报告。

  一个堂堂的河南省人民医院,盖的大楼难道就是这样靠不负责的信念榨取河南人民的血汗盖起来的吗??难道他能掩盖他在光天化日的黑暗勾当吗?赚钱也行,我认了,不能拿生命来做赌注,更不能拿河南人民对你们信任来胡作非为。这样的省人民医院难道还是人民的医院,不如改了名字叫河南人民扎钱医院。

  凡是在省医院住院的朋友们!拿起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尽可能的去医院把原始病历复印(主要是心电图、以及住院心电图收费单据),准备好武器讨伐这个无耻的病态机构,它的毒疮消除了,河南人民医院才能为人民服务。

  我的QQ号码:510137052,有疑问的朋友可以跟我及时沟通,多争取点力量来讨伐这个无耻的机构,让他们把黑心赚去的不义之财全部都给吐出来。

  二00四年二月十六日,我因身体不适,到河南省人民医院就诊,被诊断为“直肠癌”,手术情况及省医八大过错已发表在《看河南省人民医院草菅人命的丑恶嘴脸》。六年过去了,若不遇中国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司法鉴定结论,我还一直对当年为我主刀手术的鲍学斌医生感恩戴德,感谢他挽救我的生命呢!尽管是他的误诊误治导致了我被手术五次,还感染上乙肝、丙肝,我也仍心存感激他没有把我治死,留住了我的生命!

  二00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我因不服河南省医学会鉴定我和河南省人民医院之间的医患纠纷不属于医疗事故,申请司法鉴定,金水区人民法院委托中国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在当天的听证会上,中国法医学会的专家明确告知在场的法官、为我手术的医生鲍学斌、省医的工作人员:“我并未患直肠癌,如果是直肠癌的话,现早已不在人世。”这是专家的原话。当我听到这个结论时,我所有的不只是愤怒,更多的是悲哀和痛心,不只是为我——一个普普通通的患者,还有为我们的白衣天使肩负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神圣天职的白衣天使,也更为我们的医疗制度悲哀!六年了,六年过去了,我还有我的家人都一直为我患上直肠癌而担忧,四处求医问药,也为当年医生对我的“细心呵护、细心问诊”而感恩,没想到,这竟是一个“错误”、一个“误诊”,怎不让我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这也且罢了,错就错了,只要省医能诚恳认错,支付我五次手术的费用,我也就满足了,谁让我这麽倒霉、这麽晦气碰上这事也就认了。可是看看医院面对中国最高权威部门的鉴定结论省医却说:当时是患者找到医院说直肠出血,要求医院治疗,符合常规,不应当赔偿。好一副厚颜无耻的嘴脸,好像诊后的错误不是医院而是患者,是患者找到医院治病的,又不是医院找到患者非要给治病的。这是什么逻辑?——强盗逻辑!

  此案经过法院六年的审理,终于判决下来了,给付我精神损失3万元,我知足了、满意了。我一个平民百姓与河南省内最具权威的医院打官司,打赢了!我一个平民百姓被河南省人民医院的外科主任鲍学斌“癌症了六年”,被手术五次,被感染乙肝、丙肝,神圣的法律终于给了我一个公正、公平的说法,苍天作证、大地作证,我胜诉了,但是再看看河南省人民医院的无赖本性吧:上诉,金水一个基层法院,就敢判我省级权威医疗部门赔偿,胆子不小,把工作做在中院,再来几年,拖也拖死他!

  苍天有眼,幸亏我不是癌症,我还有六年、十六年、二十六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延续生命,否则我早已化成灰烬,永远被“癌症”了也无人知晓!幸亏我不是癌症,还有时间、有机会,还要等着苍天睁眼、利剑除恶,还我一个公道!给都食人间烟火的患者一个公道!给中国平民百姓一个公道!